门派:明教 天龙 少林 逍遥 武当 峨嵋 天山 星宿 丐帮 慕容 唐门 鬼谷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 >正文

《人生一串2》总导演:在炭火与食材的对话里去理解和倾听

来源:平安天龙八部网 时间:2019-08-09 01:22:24 手机浏览

纪录片《人生一串2》热播,新京报专访总导演,揭秘拍摄选择标准
  在炭火与食材的对话里,去理解和倾听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斌哥的烧烤摊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热辣、直接、烟火气的烧烤。

  2019年8月7日晚,《人生一串》第二季在B站收官,所有单集片名连在一起,便呈现出烧烤店里最核心的对话。在这些对话里,那些被烧烤串联起的人生,开始被讲述。

  烧烤和摇滚乐、说唱一样,是一种亚文化

  对中国人来说,吃既是生理行为,也是精神需求,虽说丰俭由人,但食不厌精却是一种集体性格。仪式感是吃的重要属性,在我们的饮食文化里,仪式感通常更为前置,由食材选择开始,到烹饪手法,再到摆盘工艺,餐桌上的最终呈现,往往经过了无数道被精算过的程序。

  在李安的电影《饮食男女》里,郎雄扮演的父亲可以看作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,但陆续到来的三个女儿却各有心事,一场聚餐草草结束。食物在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之间,产生了意义的分野。

  在影片上映后的第25年,现代都市的饮食男女已多是被时间有效管理的生命个体,他们本着吃饭是刚需,繁复是大忌的标准,将饮食文化带入新的消费场景,肠胃和生活都被重新塑造。高效是一顿饭的基础配置,但还要同时兼备解馋、社交或逃离现实等诸多功能,或许正因为如此,烧烤成为都市饮食男女的最佳选择。

  没有人能确切统计一个城市会有多少家烧烤店。烧烤界不乏“黑户”,和“正规军”一样游离于夜色之中,串联起千千万万复杂的情感和需求,因此烧烤没有主流与非主流之分,他们永远同属于地下状态,因口味不同而细分的流派垂直受众,只要在烧烤这个大前提下,便归于同类。在某种意义上,烧烤和摇滚乐、说唱一样,是一种长久野蛮生长的亚文化。让这种亚文化浮出水面的,是一部系列纪录片。

  拍斌哥是因为他的两条朋友圈

  在确定了烧烤这个主题后,《人生一串》的总导演陈英杰和团队曾陷入过纠结,究竟是做一档更纯粹的美食节目,还是通过食物去讲故事,这是决定这部纪录片价值核心的关键。最终,两方妥协意见,但陈英杰在制作过程中,明显倾向了后者,尤其在第二季。

  烧烤需要检验,故事则需要发掘。订餐软件上的网红店基本被排除在故事之外,社交媒体、论坛、还有旅游攻略是主要的搜索途径。不仅如此,分集导演张岳明每到一个城市,也会联系当地的美食公众号,寻求推荐,只不过美食公众号的推荐常和商家有利益关系,很难保证客观,张岳明说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去打听,去吃。故事常常在这个时候出现。张岳明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判断方式,口味之外,烧烤店的氛围是他最为看重的特点,“主客关系如果是那种特别商业,特别客气的,基本都没有什么可说的,那种特别像朋友的,不拿自己当外人的,会让人想去了解他们”。